天才一秒记住【龙渊书屋】地址:lysw1.com

七夕之夜,青州城街头到处是郎情妾意的男男女女,恩远侯府的世子夫人沈流年可就没那么好命。

世人都知道,她夫君商沉属意的人是她嫡姐沈千兰,可惜沈千兰嫁给了三皇子为侧妃。

当年有个道长口口声声说沈流年的八字大吉、利于侯府,老侯爷这才便逼迫儿子娶了她——刺史府庶女。

成亲之夜,商沉和衣而睡,第二天就离开青州去上京城赴任,将沈流年撇在了青州老家。

商沉这一走就是两年,青州城里的人谈起这事儿都为沈流年觉得惋惜,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才十五六岁就开始守活寡了,既要伺候公婆,又没夫君怜爱,都说养儿防老吧,孩子她更是没指望,估计要孤独终老。

沈流年自己倒是不以为意。

夫君不在,她一个人更自在,婆母身体健康,不用她掌家,平时也不怎么管束她,吃喝不愁,快活的很。

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无聊,所以今夜她生母赵姨娘约她出来得意轩饮酒,沈流年就没拒绝。

得意轩这地方是南风馆,说白了就是相公馆子,青州城富庶,民风又开放,这种地方不少。

沈流年之前也跟人来过,每次只是享受美酒佳肴,看看赏心悦目的男人抚琴舞蹈什么的,出格的事她们不敢做。

“阿年啊,你夫君都离家两年了,你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赵姨娘恨不能把自己的脑子给女儿安上,每次说起这事都是一脸苦大仇深。

论长相,赵姨娘绝对是没的说,年过四十了仍旧是雪肤红唇的美人胚子,可她的性子成天上蹿下跳的,跟沈夫人那端庄温柔的形象一比较,就显得低俗不堪,所以早早就被沈刺史厌弃了。

赵姨娘却觉得自己不得宠和女儿有很大关系,若是她在夫家得脸,自己多少也能沾点光。

“我着什么急?”沈流年边悠闲地磕着瓜子,边观看楼下的男人表演剑舞。

“我看你是在那个什么仙山把脑子给修坏了!”赵姨娘兰花指一点女儿的额头,“这男人出门在外,不出三个月肯定要纳妾,商沉现在走了两年了,指不定屋里的美妾……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纳妾就纳妾呗,管他呢,”沈流年喝了口茶,吞下瓜子,“侯府反正不会短我的吃食。”

她也不担心商沉休妻,她的八字就是护身符,四柱全阳、有利侯府的八字可不是那么容易寻到的。

赵姨娘看着女儿这混吃等死的模样,只觉得闹心:“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说你就不能有点别的追求?我当年要是像你般没心机,哪能生下你?”

赵氏最喜欢炫耀她当年的英勇事迹。

当初沈夫人有孕,沈伦耐不住,和当时还是丫鬟的赵姨娘同了房,赵氏也机灵,用钱收买了送避子汤来的嬷嬷。

沈夫人当时忙着自己保胎生子,也没空料理她,一直瞒到了七个多月,等发现的时候已然晚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绿茶白莲花退散,夫人她要摆烂》转载请注明来源:龙渊书屋lysw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