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上心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龙渊书屋lys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崔云昭每说一句话,崔序脸色就更难看。

听她反复提起博陵参政的官职,崔序更是咬紧牙关,差点把舌头咬破。

崔云昭的目光逡巡一圈,最后落到了三堂叔的身上。

三堂叔名叫崔颢,学识渊博,为人谦和,且又一心诗书,对功名利禄都不在乎。

他如今也在族学教书,崔云霆以前说过许多次,说三堂叔的课最好听。

三堂叔同三堂婶娘感情极好,膝下育有一子一女,堂姐早就已经出嫁,儿子也已弱冠,过了乡试,最近正在准备秋闱。

这位堂兄心志坚定,是族中这一代的佼佼者,不需要父母为他如何操心。

崔云昭在一一想过家中所有的堂叔后,还是选择了他。

他不是族长,却恰好比崔序年长。

崔序也要敬称他一声三堂兄。

三堂叔似乎有些意外崔云昭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却还是冲她温和一笑。

崔云昭这才有些羞涩地说道:“弟弟妹妹留在家中,就总要拖累二叔父和二婶娘,让他们为孩子们操心,我想着,不如让他们直接搬出去,不住在家里了。”

她说到这里,语气里有着超乎寻常的果决。

崔颢就看到她忽然站起身,手里捧着满满一杯桂花酿。

在她身边,方才还满身杀气的少年将军也跟着起身,一起恭恭敬敬端起了酒盏。

夫妻两个冲三堂叔遥遥一拜,然后便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三堂叔,三堂婶,不知能否把弟弟弟妹托付给您两位?”

崔序终于明白,为何霍檀拼着不要名声,也不配合他那一出戏了。

原来等在这里。

只要那两个小的搬离家里,那他就再也拿捏不了崔云昭,那么以后无论想让霍檀做什么,崔序都鞭长莫及。

他气得几乎要吐血。

可他又已经黔驴技穷,原本的孝道和家规,在崔云昭那般委屈的出嫁之后,都化为乌有。

他们捏着崔序的把柄,翻来覆去都是博陵参政四个字,让崔序完全没办法反驳。

崔序平时见的大多是读书人,读书人都要脸面,做事不会做绝,他同武将接触少,府衙中大家也还算客气。

他如今才发现,跟霍檀这样的人打交道,根本就没有脸面和道理一说。

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根本就不会妥协。

而且这件事,崔云昭一点都没错。

既然崔序能被什么小人蛊惑,那若是还有人在家里放肆,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应当如何?

崔序不愿意放手,可看到霍檀那双锋利的眉眼后,终于还是撑不住,值得叹气:“说来说去,你还是怪我。”

崔云昭没有说话。

她依旧同霍檀并肩而立,安安静静看着崔颢。

崔颢显然有些意外,但很快,他就看向了自己的夫人。

三堂婶是个爽快活泼的女子,她说话办事都很利落,从来不会含糊。

见三堂叔看过来,三堂婶垂眸想了一下,然后就抬头看向崔云昭。

“二侄女,你把孩子们交给我,我如何教导就是我的事了。”

“你答应吗?”

崔云昭心里生出些许喜悦来,她拽了一下霍檀的衣袖,同他一起又给两位长辈敬酒。

“劳烦三堂叔和三堂婶,孩子们不懂事,你们只管管教。”

三堂婶直接拍板:“好,明日就把他们送来家里,我来养他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