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琳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龙渊书屋lys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明宓当然见过所谓的舅家三表哥,可以说府里的三位姑娘都见过,还成了她们曾经的饭后笑谈。

大概是五年前的事了,彼时她们还小,沈明宓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沈明珠和沈明绣则更年幼。当时她们少不更事,也经常玩在一起,只是后来沈明珠大了些,知道嫡出与庶出的区别,也零碎在下人们口中了解周姨娘被宠幸的过程,于是与沈明绣渐行渐远,到后来的憎恶。

沈明宓在通州和告老还乡的外祖父外祖母生活了十年,见识过乡下和穷乡僻壤里百姓的不易,多少能同情沈明绣的不容易,所以平日里会出手帮助她,即便她后来抢了她的亲事,但她却做不到怨恨,毕竟她也不想嫁到裴府。

然而当沈明宓听到继母想要将她嫁给三表哥,脑海立马浮现出了五年前的某个记忆,当时是继母三十的生辰,父亲为了体恤继母为他诞下两儿一女,更是出于疼爱,于是让京外的岳父岳母连带着大舅子小舅子一大家子几十人来府里小聚。

所以沈明宓对舅家还是多少了解的,当时一大家子住进了沈府,可谓是鸡零狗碎了大半月。

而大舅家和二舅家两家的区别在这些日子里,瞬间高下立显,大舅孙昌隆好歹是考到了举人,说话做事自带文人色彩,当时沈府书房里经常传出沈进与孙老及孙昌隆三人高谈阔论的声音。

二舅孙昌盛就不同了,成日里出入京都的各个青楼,自诩当朝做官之人,当然得跟着大家随波逐流,还嚷道当官的谁不包几个妓女!气得二舅母整日在屋抹泪,怨声载道。

几个儿子更不是省油的灯,大舅家的大表哥、四表哥和五表哥镇日里拿着书本吟诗作对。

而他的七八个儿子不仅淘气异常,而且坏点子尤多,其中的三表哥也就是二舅的长子,经常干些掀丫鬟裙子,偷别人银子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记得那晚是家宴,沈明宓三姐妹正好与三表哥他们一桌,丫鬟们陆续端菜,几个半大小子估计淘气了一下午,饿过头了。几盘热菜刚上桌,就被他们哄抢一空,三表哥夹了满满一碗猪蹄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当时的景象正好被沈明宓看到,所以后来每次有人提起三表哥,她的脑海里立马浮现了这个画面。

从继母处出来,沈明宓见外面夜凉如水,微打了个寒颤,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嫁到二舅家,想想二舅那一屋子的小妾和通房,里面肯定如同泥潭,踩进去就会深陷。那三表哥,所谓本性难移,细想想也就知道了。

回到了倚兰院,方妈妈从屋里出来接她,看到面色苍白的沈明宓,一双疑问的眼睛立马扫向秋杏,秋杏睁着担忧的眸子点了点头,于是两人立马扶着她进屋,正准备打水沐浴,岂料沈明宓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亮,沈明宓从被子里醒来,已是秋天了,窗外是唧唧地鸟叫声。

她撑着虚弱的身子准备下床,踩到地上头一阵眩晕,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春桃和秋杏听到声响,争相进来,秋杏急道:“姑娘,您怎么摔倒了?”

秋杏上前扶住她,发现手心的热度不对,摸上额头,惊道:“姑娘,您好像又发热了?”

沈明宓坐回床上,见外已是大亮,周围一片静谧,不像是清晨时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您昨晚睡眠很沉,睡过了头,现在已快过了辰时,快午时了。”春桃轻声回道。

没想到睡这么久,沈明宓轻声嘱咐两位丫头:“你们将我那件杏色白梅缠枝纱裙拿来,簪子就准备那枝白梅红蕊银钗。”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您发热了得待在屋里,我这就去找大夫来看看。”秋杏急了。

沈明宓摇摇头,伸手握住秋杏的手:“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发热的事先不要告诉方妈妈,等下你就去跟正院那边说下,吃过午饭后我想出府去找张大姑娘,将上次借她的衣裳还给她。”

“可是?”秋杏疑惑不已,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家姑娘。

见沈明宓肯定地表情,秋杏只得答应了,她知道自家姑娘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却是个相当有主意的人。

不久后,秋杏很便带来了存信堂那边同意的消息,于是沈明宓便带着春桃出了府。

四季楼,沈明宓和春桃站在门前,春桃见自家姑娘带她来此,有些奇怪:“姑娘,不是要去张府吗,怎么来了这里?”

沈明宓将手里的包袱递交给她:“春桃,你现在去张府将这身衣裳还给张大姑娘,然后你就这样做。”说着俯身在她耳边降低声音一番叮嘱。

春桃听罢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沈明宓,脑海里的信息让她有些蒙:“姑娘,你要独身去四季楼,还让我在张府待......”

沈明宓赶紧捂住春桃的嘴巴,让她不要再说下去,眼里是满满的警告:“不管我现在要做什么,你记住,都是为了好好过日子,为了好好活着,你可千万不要出了差错。”

春桃见自家姑娘眼里的无畏和认真,于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已明白。

于是,春桃拿了包袱往张府走去。

沈明宓依照脑海的记忆从四季楼的后门进入,找到后院便见一排林立的小屋,小屋大多门窗紧闭,只有一间屋子敞着门,于是走到门边,里面有个稚嫩的丫鬟正梳着头,沈明宓试探喊道:“槐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