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书屋【lysw1.com】第一时间更新《穿成假千金,我靠发疯赢麻了》最新章节。

纪永言满目震惊:“戚家出事了?”

“戚家没出事,戚然出事了——”

谷丽桦把最新得来的消息一股脑全部倒给了纪永言,末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始仔细端详纪永言。

纪永言目若朗星,面如冠玉,帅气儒雅,挺拔的身姿在得体西装的衬托下格外耀目,且年纪轻轻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凭本事在纪氏集团立稳了脚跟。

放眼整个商界,亦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妈!你干什么?”

纪永言被她盯得发毛,向后退了一步,目露警惕。

“一周后就是戚家举办晚宴的日子,你务必把时间预留出来,我会提前给你请个造型师,保你在晚宴上大展风采。”

“不去!公司最近很忙。”

谷丽桦径直无视了纪永言的拒绝,自顾自道:“戚家新认回的女儿叫—徐千亦,这是我刚查到的信息,你先看看。”

纪永言脸上的不耐,在听到徐千亦三个字时,戛然而止。

接过谷丽桦递来的资料,确认徐千亦的身份信息后,纪永言满目惊骇,瞳孔地震。

戚家新认回的女儿,竟然是徐千亦!?

谷丽桦苦口婆心:“这条路妈妈走过,有百利无一害;听妈的话,有了戚家的助力,你爸那也会多看你一眼,纪氏集团——”

诸如此类的话,纪永言听过无数次。

“我去。”

他打断谷丽桦的喋喋不休,面上已无反感之色:“我会提前安排时间。”

顿了片刻,他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地补充道:“你记得把造型师约好。”

似没想到纪永言会被轻易说服,谷丽桦怔了片刻:“你认识徐千亦?”

“不认识。”

纪永言答得果断,可看他的反应,这句回答分明是胡扯。

没给谷丽桦追问的机会,他转身朝停车的方向走,嘴角也随之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要与超人约架》《末世之黑暗召唤师》【读笔小说】【泡书吧】《重生1981从杀猪开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