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龙渊书屋】地址:lysw1.com

最后卫青檀通红着脸跑了出去,在楼梯拐角处,险些一头撞师尊怀里,要不是师尊及时伸手拽了他一把,他就一屁股跌地上了。

苍云秋看了看拢着衣衫,面红耳赤的卫青檀,又看了看不远处敞开的房门,左栏玉就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没来得及藏的腰带。

眉峰瞬间蹙紧了。

心生几分不悦。

当天晚上卫青檀就被留在苍云秋房里临摹字帖。

之前苍云秋吩咐卫青檀练字,每晚临睡前临摹一页,他都老实照做。如今出门在外,师尊没有强求他每晚都临摹,但缺的漏的都得找个时间补回来。

否则到日子了,苍云秋会查。

卫青檀今晚心不在焉,下午被大师兄扯了腰带,险些衣服被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因此写错了好几个字,把书页上弄出了几个黑墨团,手背还有脸上都沾了墨汁。

他还浑然不知,擦汗的时候,又在脸上乱抹,没几下就抹成了大花猫。

苍云秋就在一旁盘腿打坐,根本没往他这边看一眼,但却像是开了天眼一样,语气淡淡地问:“你的心思飞哪儿去了?”

“师尊,天太热了。”

“只怕不仅是因为天热罢。”苍云秋道,“椅子上长了钉子么?”

卫青檀一愣:“没有啊…”

“那你瞎晃什么?”

“……”

不是,师尊的眼睛都没睁啊,到底怎么知道的?他明明挪动得超级小心。

卫青檀十分好奇,小心翼翼凑近了些,爪子在师尊眼前晃了晃,见苍云秋眼皮动了,忙嗖的一声缩了回去。

“师尊……”卫青檀放下毛笔,攥了一手心的汗,悄悄往衣服上抹。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解释,“大师兄只是误会我身上有伤,所以才……”

“不必解释,为师相信栏玉的品行。”顿了顿,苍云秋睁开双眸,问,“为师赠你的玉简何在?”

“在这里!”卫青檀伸手从衣领里拽出一条细绳,底下系着的正是玉简,“弟子那天晚上正要捏碎时,被越清流发现了,手也是那时落的伤。”

苍云秋不禁失笑:“是小狗么?”

“弟子怕弄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