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神,多么荒谬的想法,偏偏我和饶危答应了。是的,我和饶危,我也是造成现在局面的元凶之一。”

“所以,究竟是什么导致你现在反悔了?”榛桐知道孟沅并不是什么纯良善的角色,不仅是孟沅,所有人都有黑暗的一面。

“我并未反悔,我是在质疑。”孟沅放在舱体盖子上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捏紧,她的声音向来不大,但是总能从四面八方传到榛桐耳里。

孟沅背对着榛桐,看着电子屏幕上那不断滚动的奇怪符号,眼底仿佛有一团不断跳动的火焰。

“神说,女人是男人靠近心脏的肋骨。”

“女性生来欲望就比男性强,我们的教法一共有108条,针对女性出轨的刑罚有20种,针对男性三心二意的刑法只有一条,那就是在忏悔室向神谢罪。”

“因为让男性堕落,所以具有诱惑力的女性被称为女巫。”

“我和饶危都是神的孩子,神的孩子,不仅仅是身份,还是我们的职业,职业照理来说是平等的,可饶危却被奉为神子,我被称为神女,而在教会的法则中,神女的权力是由神子赋予的。”

.......

“凭什么?”

孟沅的背脊很直,像是一颗不倒的苍柏,她的语调很轻,但是很有力量,教条不断从孟沅喉咙里说出,像是一把把刀子,光是说出听见,鲜血就要从人的五官中流出来。

榛桐知道,这就是孟沅从小受到的教育。

每一条荒诞的教条,都是一把利剑,将女性的脊梁砍断,把女性的思想驯化,裸露的女性在博物馆是艺术作品,男人窥探女人的裙底,并对其标榜价格,一个时代,一座城市的堕落必定要着力于描写女性的放荡,好像女人就是灾难的根源。

哪怕是在高维时代,优秀男性的标准依然要比优秀女性的标准低得多,更何况在至暗时代。在榛桐一个仿生人看来,兰葵漂亮,聪明,有气质,可以从事研发工作,也能扛着枪上前线,已经是顶顶的优秀了,可依然有人对她进行质疑,而一个男性,但凡长相俱佳,有责任感,在事业上小有成功,便会被无数男性女性争相夸赞。

这种不合理在很长时间,都是被漠视,隐瞒,甚至是揭过的。

凭什么?

这不仅仅是孟沅轻飘飘的一句话,这是无数女性对性别,对社会,乃至于对神血淋淋的质疑。

凭什么?

“盖娅实验所耗费的能量严重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供电站的问题越来越大,裴穆之前所说的数据只是官方数据,实际上供电站出问题的频率比那高得多,正当我们开始想解决方法的时候。黎慈出现了。”

“黎慈是一个有些偏激.......甚至有些疯狂的研究者,她告诉我,根据仪器,神山的死亡区域下可能有一处天然的能量矿,如果挖掘能量矿,便可以改变供电厂的能量结构,实现正循环,同样可以达到不再牺牲的效果。这个方法太冒险了,光是勘测,可能就要搭上许多人的命,风险太大,结果未知。她的提议被上级否决,所以她直接来找我谈判。”

“虽然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和物力,但从长远看,是最为稳妥的方法,加上这些年我们的确在各方面都受到盖娅的限制,于是我答应了。”

“可是饶危却拒绝了。”这个结果很好得出,如果这个计划顺利进行下去,神山和红蜂教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对。”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所谓的繁衍计划是为了红蜂教会长期的和平是个屁了。他们要的从来不是乌托邦的安逸,而是男性的安逸。女性于他们来说是什么?是被凝视的物品,是行走的子宫,是战利品,是可获得发泄资源,是低成本的保姆。一个繁衍计划,换来男性的权力,没有比这个更值当的事情了。”

孟沅将刚刚嘴里一直叼着的香烟夹在手指上,看着里面由某种草本植物加工而成的燃烧物,孟沅眼底勾起一抹讽刺。

“所谓的男性权利,听起来高大上,不过就是这香烟罢了,抽烟很帅吗?在我看来不过是屈服于欲望的奴隶罢了。不过在这香烟的明灭间,我的确想通了一个道理。”

孟沅将香烟丢在地上,脚尖碾地,直到燃烧物成为一滩烂泥,她才松脚,简单一个动作,昭告着孟沅的野心。

“在这里谈话,不怕被盖娅监视吗?黎慈在哪?”虽说知道孟沅不打无准备的仗,但是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榛桐还是忍不住问道。

“黎慈?黎慈就在这里呀。”听到榛桐的问题,孟沅将手贴到了那螺壳的表面,给予了榛桐一个未曾想到的回答。

当孟沅的话音落地,突然,从螺壳里面响起了一股极其奇怪的节奏声,像是有人在敲打里面的内壁一样,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在敲打声抵达螺壳的底部后,一个女人的半个身躯从螺壳里面滑了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龙渊书屋【lysw1.com】第一时间更新《她在废土世界当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